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武侠古典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金庸逆穿越9

    发布时间:2021-11-25 00:09:12   

    『穿越』电光中,系统文字浮现提醒:『技能升级﹗淫贼?基础技能?甲:『窃

    玉偷香』,升级为『我和小伙伴都偷窥了﹗』。长时间内,连同同伴,彻底隐藏踪

    迹。』

    技能升级因为上次在黑木崖,一连用过两次,累积了经验值吗话说这新

    技能的名字还真……罢了,这升级来得及时,正好适合我们这次行动。

    『玩家抵达明教总坛光明顶。情报任务:探听恆山派满门的去向。』

    电光完成穿越,我跟仪琳已站在月夜下的一片房子之间。照上次东方不败所

    说,是明教伏击了恆山派一行人,那包括仪琳的师父,『恆山三定』在内的一班

    尼姑,都被囚在这光明顶吗

    「都大哥,这里是……」仪琳再尝穿越,不无震撼,我牵住她的左手:「明

    教光明顶。在这里应该可以探听到你师父她们的下落。魔教大本营,要小心行事,

    你别离开我太远。」

    『玩家发动『我和小伙伴都偷窥了﹗』』

    透明效果,从我的身体,蔓延到旁边仪琳的身上:「这、这是甚麽武功」

    仪琳诧异得小退一步,一离开我,便不再隐形,现出真身:「喔……」

    我乖机牵她小手:「仪琳,让都大哥牵着你吧。」

    在旁人看来,我俩等同空气。可我们看得见彼此,仪琳轻点下巴,便怀羞地

    让我拖着前行。

    我边走边解释:「我们小心行事,粒声不响,便无人知觉,可以四处查看。」

    「嗯。」仪琳的指掌娇柔纤细,握在手中,当真惬意极了,我感觉自己像在

    光明顶上拍拖一样啊。

    这明教总坛非常广阔,大小建筑林立,一时间也不晓得该从何找起。原着好

    像没提及,有否牢房似的地方。

    「都大哥,你看﹗」仪琳以剑前指,只见前路上,突兀地放着两个红色木箱。

    哈,角色扮演游戏就是这样,沿路上总有宝箱的——

    『玩家打开宝箱。获得道具:香蕉X2。翻译面包X1』。甚麽香蕉两条

    还有翻译面包游戏系统当我是哆拉A梦还是大雄

    我强笑着向摸不着头脑的仪琳解释:「也好,等会肚子饿就有东西吃了。」

    臭电脑﹗出手有没有这麽低呀要给吃的,至少让人捡到『九花玉露丸』之

    类的珍贵道具吧香蕉你当我是猴子

    「猴子﹗」仪琳愕然低唿,我往前望去,果真见到一只成年人高度的大猴子,

    在夜色下走动……

    不,这大小已经不是马骝,而是接近猿类。金庸群书,有哪一本提到猿猴的

    咦,这里既是明教,难不成张无忌已当上教主,更带了肚腹藏有『九阳神功』的

    那只大猿来陪他

    「又有一只﹗」不单仪琳,我亦看见,第一只大猴后面,又有第二只在跟着……

    怎搞的猿人袭明教

    双猴之后,再走来一个白髮老人,似是牠们的饲主。上次听仪琳说过,华山

    派的大师兄变成了劳德诺,他身边养有两只大马猴……

    「都大哥,那是我跟你提过的五岳剑派同门,华山派的劳德诺师兄﹗」仪琳

    面泛喜色,正欲上前,我却感不对劲,伸手拉住:「且慢﹗你先想一下,名门正

    派的华山弟子,怎麽会在魔教总坛,自由走动」

    仪琳没读过《笑傲》,更毫无防人之心:「都大哥你和我也正在这里呀﹗劳师

    兄他和蔼可亲……」

    我亮出王牌打断:「仪琳,如我所知不差,这劳德诺不是好人﹗他是嵩山派

    左冷禅,派到华山派当奸细的。」

    「怎、怎会……」仪琳难以置信,我忙拖着她,尾随那两猴一人:「跟上去

    看看,他来光明顶干甚麽就知道了。」

    两只大马猴和劳德诺,走向一间小屋。来到门外,两猴竟懂得打开门户,让

    主人先走进去。我和仪琳的隐形效果,对畜生亦起作用,忙赶在牠们关上门前,

    悄然入屋。

    屋徒四壁,似是囚人之处,空荡荡的只有一桌一椅。长桌,放着一琴一箫;

    椅上,坐着一个手足被绑,淡绿衣衫的美丽小姑娘。十、七八岁年纪,睫毛甚长,

    容貌秀丽绝伦,系统在她头上显示姓名:『任盈盈』。

    看来今次不会再搞错了,这个是真正的任盈盈。昨天在黑木崖,任我行说到

    过洛阳绿竹巷,一片狼藉,女儿失踪……原来是被明教捉住了

    我忙拉仪琳躲到屋内一角,低语:「那个是日月神教的任大小姐。此事必不

    简单,先静观其变。」

    任盈盈不愧是魔教圣姑,虽被生擒,依然沉着。她见劳德诺来了,冷冷问道:

    「阁下是明教的哪一位」

    两只马猴伴在左右,劳德诺弯腰作揖,和善客气:「老头是华山派劳德诺。」

     

    任盈盈睫毛一扬,只道遇上救星,但聪明的她,喜色一闪即逝:「岳不群岂

    会跟明教合谋……你背着他跟魔教勾结」

    劳德诺微笑:「魔教小妖女,却骂另一个魔教,有趣有趣。」

    任盈盈秀美的容颜,并不动气:「谅你只是个跑腿的,快叫光明左使杨逍来

    见我。」

    劳德诺一瞥桌上的琴、箫:「反正你以后都没机会再回黑木崖,老头就挑明

    了说,教你清楚明白。」

    「明教擒你,只属代劳。」劳德诺一弹琴弦:「想要你的,是我师父。」

    劳德诺的真正师父,那可不就是……

    他回望任盈盈一笑:「嵩山派掌门,嵩阳神掌左冷禅。」

    「哼,左冷禅总妄想灭我日明神教。」任盈盈一脸不屑:「自知不敌,就想

    拿我做人质,牵制东方教主」

    「人质牵制尊师武林正道,怎会用此等下作手段。」劳德诺又把玩洞箫:

    「恩师近来,忽生奇想,欲跟贵教弭兵休战。嵩山、神教,联姻合好,成了自己

    人,那就不用再打啰。」

    联姻讲得好听,比抓人质还卑鄙﹗这左冷禅要强娶,不,强姦任盈盈生

    米煮成熟饭,那她的义姐东方不败,即使武功天下第一,亦会投鼠忌器……

    惊闻女子的最大噩耗,任盈盈再机智亦顿时浮现惧色:「你、你立刻放了我﹗

    不然教我爹知道,你死无葬身之地﹗」

    劳德诺忽然拿起七弦琴,移到长方形木桌的最上方:「老头只知道,任我行

    六年前神秘失踪,至今生死不明。」

    任盈盈一脸懊悔,是在后悔同意将父亲困在西湖底吧……但她只能继续口头

    恫吓:「我义姐东方不败……」

    「远水,不能救近火哦。」劳德诺忽然一手扯下三条琴弦,爱琴之人任盈盈,

    连忙喝止:「喂﹗你别碰我的琴﹗」

    「呵呵,何止碰你的琴」他朝两只大马猴一挥手:「老头还要碰你任大小

    姐的身体呢﹗」

    两只马猴看懂主人的手令,合力解开绑着任盈盈手脚的绳子,再将她搬过长

    桌上去。任盈盈全没挣扎,显然被封了一身穴道。

    劳德诺反转七弦琴,让任盈盈后脑枕上。这长桌成了一张木床,神教圣姑,

    躺在上面,动弹不得……

    劳德诺轻扫任盈盈秀髮,像个慈祥老人,在疼孙女:「放心,师父要娶你,

    老头不敢破你白璧之身的。但不破身,也有不破身的玩法。」

    他拿起洞箫,从中一折为二:「老习惯啦。师父命我代他捉的女人,老头总

    会偷偷嚐鲜,早就工多艺熟。」

    「你、你敢——」任盈盈的徒劳喊骂,蓦地止息,劳德诺点了她哑穴。他不

    知用甚麽手法,竟令任盈盈半张小嘴,横向含咬住半支断箫。箫管上半排洞孔朝

    外,近似现代SM常用的桎梏球……

    任盈盈虽是魔教中人,但同为女子,仪琳不忍她受辱,低声急道:「都大哥,

    你快救那任小姐﹗」

    劳德诺说『不破身有不破身的玩法』,勾起了我的好奇心;加上刚才瞧见仪

    琳的裸体,搞得我满脑绮念,好想看一下真人表演来消火:「别急,先等他松懈

    了,露出小弟弟……不,露出破绽。」

    「我们过去,随时出手救人。」我拖着仪琳,放轻脚步,走近木桌,劳德诺

    和两只大马猴,依然没发现透明的我俩。

    走上前来,瞧得更清楚。任盈盈头枕木琴,直躺桌上,任由鱼肉。两只大马

    猴各站在木桌两边;劳德诺则立于任盈盈右侧,俯望称赞:「好漂亮的眼睛。」

    任盈盈不晓得是赌气,还是想逃避现实,立时闭上眼帘。劳德诺毫不在意,

    低头笑道:「老头最喜欢亲漂亮的眼睛。」

    足足比对方老上至少四十多年的男人嘴唇,初印上年轻女子白净的眼皮,任

    盈盈虽被点穴,仍厌恶得肩头一震,眉头绞锁。劳德诺不单用唇揩吻,更伸出舌

    头,轻舐眼皮,舔湿睫毛……

    「对长辈视而不见,太无礼了。好好看着爷爷嘛﹗来,张开眼睛——」劳德

    诺的姆食二指,轻轻用力,强行掰开任盈盈右眼的上下眼睑,舌尖竟向眸子点

    去——

    丑如猪肝的老人舌尖,落在漆色瞳孔上,开始一舔、一舔……任盈盈那料到

    『亲眼睛』竟是这个亲法,目露惧意,本能地想合上眼皮,可眼睑反遭劳德诺大

    大扩张:「老头才刚开始亲呢﹗你的眼睛真是黑白分明啊﹗」

    舔完漆黑的瞳孔,舌尖改舔眼白,绕着眼球,舔遍一圈又一圈,令任盈盈亮

    丽的明眸,泛满老汉污浊的唾液。因为持续睁目还是舔弄刺激右眼眼角,滑

    落一道水痕;没被亲吻的左眼,亦惊怕得流出清泪……

    「真活像鱼眼睛般好吃。」良久,劳德诺才撤手、收舌,一抹嘴角口水。任

    盈盈还未松完一口气,老人又走到她左侧,动手掰开她左眼:「还有这边。」

    亲眼皮、舔睫毛、舐眼球,劳德诺甚至在任盈盈小小的泪孔上,舌尖打

    转……这样子舔女人的眼睛,在A片中也不多见,太变态了﹗可我看得胯下硬梆

    梆……

    连我都被唬住,何况仪琳她吓得背靠在我身上,我顺势双手环抱她,耳语:

    「别怕。」

    劳德诺的变态远超田伯光的级数,仪琳连我抱着她,也彷彿浑然不觉。我得

    寸进尺,双手假装替她轻拍胸口定惊:「别怕,有都大哥在;他也看不见仪琳你

    的。」

    仪琳只发怔望前,我便两掌各轻覆在她灰色缁衣胸襟处。我不敢搓揉,只停

    着不动,但手感之好,教人心满意足。隔衫摸胸,使我分身更硬了,肉棒隔着裤

    子,顶住仪琳臀部,她的屁股好翘……

    「啜……」劳德诺吻干任盈盈左眼眼眶的泪水:「盈盈乖,爷爷亲你,不用

    高兴到哭哦。」

    「爷爷还要吻你耳朵。」任盈盈一双泪眼终得解脱,接下来受罪的,换成白

    贝壳般立体的耳朵。老人皱巴巴的大嘴,朝她耳道吹气挑逗、含住耳珠轻啃、舐

    吻耳壳耳洞……

    被点穴的任大小姐,连扭头避开都办不到,顷刻间,双耳被大量口水沾湿。

    而她被逼咬着半截断箫的嘴巴,因为檀口长开,唾液不住分泌,不独沿着嘴角缓

    缓流出,更注满箫身的几个洞孔,滴落成几条牵丝……

    「哎呀,盈盈又不是小娃娃,怎麽在大流口水」劳德诺笑逐颜开,两手捧

    住任盈盈脸蛋,连啜箫管渗出的香津:「雪啜、雪啜……」

    「来,爷爷给盈盈香一个。」老色鬼放肆地吻着香腮;伸舌大舔被断箫上下

    分开的双唇;迹近亲嘴,任盈盈更觉噁心,眼神愤怒,唇间咿咿唔唔……

    「哦流太多口水,喉干了吧」劳德诺轻托起任盈盈下巴,移除断箫:「好,

    爷爷喂你喝水。」

    劳德诺轻捏任盈盈两腮,令她仰天张口,他再向下吐出口水,准绳地投入如

    遭喂食的小姑娘嘴里。可怜任大小姐,头不能转、颈不能动,只能无奈接收老人

    的津液……

    「很好喝吧」劳老鬼变本加厉,口水如雨下,逼任盈盈一口接一口地喝掉:

    「再多喝点。」

    「咳~吐~」压轴的是一口又黄又臭的大浓痰,慢慢从皱嘴滴落向尊贵的圣

    姑金口……任盈盈眼睁睁地盯着浓痰入口,讨厌闭目,喉头蠕动,屈辱吞下……

    任盈盈本来端庄的俏脸,如今爬满泪痕;眼睛、耳朵、嘴巴尽是老人污秽的

    口水;因着害怕、紧张、反感,额鬓粉颈,都是冷汗……

    劳德诺替她一抹脖子汗珠,吩咐两只大马猴:「盈盈热啦,帮她脱清光吧。」

    「吱~」两只大马猴各在长桌两边,兴奋地上下拉扯任盈盈的淡绿衣裤。足

    有成年男人高大的猿类,力气极大,猴爪到处,薄绸无不撕裂……

    漫天绿色碎布,两只马猴明显训练有素,利爪并没伤及吹弹得破的皮肤分

    毫。转眼间,任盈盈除了小腿上的一对白靴,全身再无寸缕。有生以来,首度暴

    露于男人眼前的裸躯,皎白如玉;羞怕起伏的胸脯,比双儿大、小于仪琳,该在

    三十多吋,B、C罩杯之间;腰身纤幼,美腿修长,两腿狭间,点缀着适量毛髮……

    我看得脑袋『轰』了一声﹗不计A片、不算刚才对仪琳的匆匆一瞥,这是我

    廿多年处男人生以来,第一个活现眼前的裸女﹗

    惨遭封穴,任盈盈无法伸手护胸、合腿蔽阴。这位在《笑傲》里动不动就害

    羞的处子,当下全身春光,任劳德诺饱览无遗,羞涩欲死,自欺闭眼,面红洒泪……

    劳德诺坐上木桌,扶起任盈盈上半身,从后将她抱在怀中,一手一边,掌握

    玉乳:「生得一对好奶子﹗跟名字一样,一手『盈』握。」

    双手皮肉虽老,十指却是灵活,开始把玩年纪能够当他孙女的女性乳房。徐

    徐搓弄乳团;掌托下乳轻晃,一个糟老头,在亵玩花样年华的美女胸怀。

    食指一勾一放,轻弹从没男人骚扰过的娇嫩乳蒂。任盈盈哑穴被封,叫不出

    来,但姣好眉宇,难受吃痛……

    「盈盈的奶子真敏感。」先苦后甜,劳德诺改为两指拈住,轻揉慢捻,毫不

    着力地刺激乳首:「爷爷温柔一些。」

    四只指头,细心反覆搓弄乳头;一张老嘴,来回热吻耳面颈背。劳德诺一改

    先前的变态粗鲁,手口技巧细腻无比,全面进攻任盈盈的上半身。

    目睹这老色鬼胸袭圣姑,我圈在小尼姑胸前的两手,忍不住一收一放、一收

    一放……胸前异动,仪琳浑身一软,低唿:「都、都大哥……」

    「噤声……」我本想跟她耳语,不觉轻亲起她的贝耳来:「别让劳德诺发现

    我们。」

    劳德诺肩头一耸,令任盈盈螓首低垂,瞧向乳间:「看,爷爷让你很舒服吧」

    任大小姐胸前的两颗小红豆,竟渐被老人的四只手指,拉拔成又高又圆的挺

    拔樱桃。也许身心固然对非礼异常排斥,但未经人事的闺女,那敌得过淫魔老练

    的挑逗

    任盈盈始终泪盈于眶,神色嫌弃。但在劳德诺持续轻吻脸耳颈肩、长期抚胸

    弄乳下,腮红除因羞耻,似更源于难以抗拒的官能愉悦,连鼻息亦越重起来……

    「原来盈盈喜欢被爷爷玩奶头」劳德诺拿起一条刚才扯断的七弦琴琴弦,

    各在两端绕一个小圈,再往任盈盈的两乳套去,最后拉弦收紧——

    悠长琴弦,横跨双乳,两端各绑死结,轻轻扎紧乳蒂根部,令乳头膨胀更甚,

    充血得红艳欲滴:「你很爱弹琴」

    劳德诺轻拉琴弦,两边乳尖便被向前扯去;待他放开弦身,一对乳头又弹回

    原处;他轻弹乳沟前的弦线中央,震盪沿着琴弦向两端扩散,波动令两颗蓓蕾,

    一抖一跳……

    乳首如琴,连遭拨弹,任盈盈容颜娇怯,或微苦、或轻痛,又像夹杂了点点……快感

    劳德诺满意一笑,长臂两舒,摆佈任盈盈下半身,令她坐于自己怀中,成了

    M字开脚,替她脱去白靴。

    他捡起馀下两条琴弦,头端分别繫于任盈盈两边乳尖,尾端则各绑在她双脚

    的脚趾头上。如此,全裸佳人,两乳间先是横着一条琴弦,又添了两条直的,连

    接左右乳头跟左右脚趾头。

    色丛老鬼知道冰清玉洁的圣姑,不解其中奥妙,带笑向两只马猴一勾食指。

    「吱~」两只畜生,各抓玉人美足,扳起脚板,毛茸茸的猿掌,搔痒足心——

    脚底痕痒,本能扭动,但两只脚趾头一动,便拉扯绑着的琴弦,牵连纵向连

    接的乳峰红梅,教任盈盈顿时哀哼一声。始作诵者的劳德诺,反过来装好人,转

    跪在她身畔,低头凑嘴,舌舔捱痛的乳蒂:「不痛不痛,爷爷来帮盈盈缓痛。」

    皱唇臭口,下舌却处处温柔,柔软的舌面、湿暖的口水,四方八面呵护各缠

    上了两圈琴弦的可怜乳首。任盈盈琼鼻轻哼,竟彷似颇为受用……

    劳德诺便一手后伸,打暗号命令两猴再搔任盈盈脚心;任盈盈脚一痒,趾

    头一动,又令弦线自扯乳头。这时劳老鬼便手捧她吃痛的乳房,体贴地以口镇

    痛……

        反覆几次下来,神教圣姑,已半闭眼睫,茫然不觉地挺胸往前,将白里透

    红的受罪乳尖,主动送予施虐者啜食纾痛……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