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淫色人妻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换妻的故事

    发布时间:2021-11-25 00:08:25   

    换妻的故事

        她的眼睛比这溪水还要明亮,还要清澈…… 她的皮肤比天上的白云还要柔和,还要温软…… 她的嘴唇比这朵小红花的花瓣还要娇嫩,还要鲜艳,她的嘴唇湿湿的,比这花瓣上的露水还要晶莹。

        她站在水边,倒影映在清澈的江水里,江边的鲜花羞惭的都枯萎了,鱼儿不敢在江里游,生怕弄乱了她美丽的倒影。她白雪一般的手伸到江里,柔和得好像 要溶在水里一样……

        她叫韩婷庭,三十岁,身高一米六,婚史三年零四个月,巨蟹座,性格活泼,好奇心强。「韩小姐,你真美!」男士们出自内心的贊扬令韩婷庭羞涩的微笑着,娇媚的笑靥里充裕着强烈的满足感和掩饰不住的深深疲倦。

        就在方才不到两个小时的短短时间里,清丽如水,天真烂漫的韩婷庭连续同三位英俊健壮的男士性交了七次,那梦幻般的十次性高潮,宛如波浪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她不但享受到了如醉如痴,如宇宙大爆炸般难以想象的剧烈快感,也将她体内最后一丝气力榨个精光。

        男士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停留在韩婷庭那缓缓溢出精液的阴道口上,娇羞不胜的她却连合拢双腿的力气都沒有。

        「刘大哥,可不可以抱我去洗一下澡」疲惫不堪的韩婷庭,羞答答细声问道。就是这位阿刘,第一个进入韩婷庭体内,又最后一个离开,三次温情脉脉的性交,将她五次送上疯狂热烈的性爱高峰。

        「亲爱的女王,小人遵命。」他幽默的吸吮一下韩婷庭依然硬硬的乳头,把她横抱在怀里。蜷曲的双腿压迫小腹,精液涌出的速度更快了。赵先生连忙将中指塞进韩婷庭的阴道,阻止住精液继续溢出来。「哇,满满的,」赵先生的手指在韩婷庭体内顽皮的搅动着,三个男人会心的微笑起来。

        这是一个可以容纳五六个人的豪华按摩浴池。阿刘慢慢将韩婷庭放入水中,温暖喷涌的的水波轻抚着她的玉体,极度疲倦的身躯顿时轻松了许多,「好舒服啊」,韩婷庭长长的吁了一口气。

        三位男士跟着跳进池里,六只手同时在韩婷庭的侗体上抚弄着,尤其是乳房,阴唇,臀部以及肛门,更是抚弄最集中的所在,她的双腿被分到最开,男士们轮流着将手指插进她的阴道,仔细的帮她清洗里面的精液。

        而高潮后的爱抚是韩婷庭最中意的,她头枕池边的围巾,陶醉的合上双眼,静静的享受着男人们对她的款款深情。

        这已是她第四次玩「夫妻交换」的游戏了。几个月前,凯智就多次对韩婷庭提出了「夫妻交换」的想法,思想颇爲传统的她一直是坚决反对。令韩婷庭思想松动的是丈夫的一个朋友,一个性格爽朗幽默,浑身充满魅力的阿刘。

    对艺术共同的爱好令韩婷庭和阿刘一见如故,几次的聚会,他们都聊的很投机。阿刘精湛的艺术修养,渊博的学识,以及走遍世界各地的丰富经历,把韩婷庭深深的迷住了,令她第一次对丈夫以外的男人産生了一种说不清的迷恋,一种分手时难分难舍的情结。

        凯智看在眼里,喜欢之馀也有一丝酸酸的感觉,但换妻的刺激还是佔了上风。 一天晚上,两人狂热交欢之后,迄智又提出那个想法,这次韩婷庭沒有象往常那样一口回绝,她沒有出声,默默的睡去了。凯智却很兴奋,知道妻子的想法正在发生着变化。

       第二天早上,三人一起喝茶,当韩婷庭和阿刘聊的火热之际,当着阿刘的面,凯智再次同妻子提出那个想法,韩婷庭的俏脸腾的红了,她偷偷的看了一眼阿刘,见他正用一种热情与期盼的目光注视着自己,犹豫了一下,羞涩的点了一下头。

        凯智和阿刘都兴奋极了,阿刘热情的握住韩婷庭的小手,深情道,「我的小天使, 你可终于点头了。」韩婷庭羞涩极了,忙甩开阿刘的手,跑进了洗手间。

    傍晚时分,落日如彤,红霞满天。阿刘带着妻子如约来到了他们家。刘太太名叫明慧,是一位教师,文静高雅,浅笑可人。

    一开始,韩婷庭只是靠着凯智,低着头,默默的听他们三个閑聊,当韩婷庭听明慧亲口说出三十二岁的她竟有着将近一年的俱乐部史, 而她也仅仅结婚才一年半的时候,吃惊的擡起头来,柳心茹沖她笑笑,还告诉她自己已有接近一百位男士的性爱史,「不信,问阿刘,」

        明慧亲热的吻了一下阿刘的脸,随即大方的请求凯智帮她检查身体,说韩婷庭第一次这麽近的观察女性的私处,既好奇又兴奋。明慧的阴毛生的很茂盛,从阴埠一直延伸到大阴唇的会和处,呈典型的倒三角,甚至在她的肛门皱褶上也生有几根长长细细的阴毛。

        凯智伸出手,将明慧的阴毛沿女性的缝隙向两边梳理几下,然后将她的大阴唇分开来,韩婷庭清楚的看到明慧的阴蒂,深褐色厚厚的小阴唇,以及被玉液润泽而泛着淡淡亮光的阴道口,凯智的手指沿着明慧阴道口的边缘滑动几下,然后缓慢的插了进去。

        看到这里,韩婷庭的身体顿时燥热起来,唿吸也微微急促起来。阿刘的目光一直沒有离开韩婷庭那秀美绝伦的脸颊,看到她情心已动,忙坐到她身边。阿刘兴奋的将心中的天使搂在怀里,一边在韩婷庭耳边轻柔的诉说着对她的贊美,一边解开她的腰带,慢慢的脱下她的西装短裙。

        可当他的手伸入到韩婷庭的内裤里,抚摸在她已经湿润的阴唇上时,韩婷庭却本能的挣扎起来,「不,不要,」她轻唿一声,推开了他。听到爱妻的拒绝声,正玩的高兴的凯智急忙把湿漉漉的手指从明慧阴道里拔了出来,坐回到韩婷庭身边。

        「婷,別紧张,」他紧紧搂着妻子,安抚道。韩婷庭头枕在丈夫怀里,极度紧张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,「对不起……我……」,韩婷庭望了一眼阿刘,轻声羞愧道,「沒关系,第一次都是这样子的,」明慧安慰道。

         凯智低下头,一边吻着妻子韩婷庭发烫的面颊,一边轻柔的脱下妻子的内裤,并慢慢的将她双腿分开来。阿刘痴痴的望着韩婷庭的阴部,强烈的兴奋令他有一种仿佛晕船的感觉。自从认识了韩婷庭以来,这个美丽得令人眩晕的女孩一直佔据着他的脑海,他强烈渴望着能够欣赏到这位天使般的女孩的隐秘之处,「哪怕只看一眼都好!」

        现在这个多日来的愿望终于成爲了现实,而他反而有一种身在梦中的感觉。 韩婷庭赤裸的下身仿佛感受到阿刘火热目光的射缐,娇羞不胜的她将磙烫的面颊深深埋藏进丈夫的怀里。

        「这是上帝的杰作……上帝的杰作……」阿刘喃喃感叹着,战战兢兢的伸出双手,就象一个未经人事的小男孩,怯怯的分开韩婷庭皎洁饱满的大阴唇,「啊」一个春光明媚春意盎然的百花园赫然呈现在眼前,阿刘激动的心都在发抖。

        他伸出舌尖,轻轻的添弄着女孩已经昂起的阴蒂,韩婷庭仿佛触电般身子勐的颤抖一下,快感就象水波纹般一波波涌遍全身,她本能的将双腿合拢,紧紧夹住阿刘的头脸。

        凯智向明慧眨眨眼睛,明慧会意的微笑着,把丈夫的下身除个精光,还聪明的把那条硬硬的肉棒含在口里,用自己的口水润湿了一遍。凯智一边分开爱妻的双腿,一边指指她的阴部,向阿刘示意着,心领神会的阿刘点点头,将湿漉漉的龟头顶在韩婷庭的阴道口,缓缓的挤了进去。

        韩婷庭的体内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进入,敏感的阴道一下子就查觉到这条烫烫的肉棒的不同,它粗一点儿,也硬一点儿,而且还在不断的深入着。虽然这个男人英俊潇洒,令韩婷庭心仪神荡,但传统观念的束缚还是令她感到不安。

        心爱的丈夫默契的将手按在韩婷庭的阴蒂上,那熟悉的抚摸和挑逗,渐渐将她引入快感的旋涡,她的身体开始有了性反应,加上阿刘轻重缓急恰到好处的抽拉,一种新鲜的快感充满了韩婷庭的全身,她亢奋起来,双腿盘绕在阿刘的腰上,晶莹如玉的侗体配合默契的扭动着。

        韩婷庭的潜意识里还保留着一丝羞涩,她死死咬着丈夫的衣襟,盡力避免发出难堪的呻吟声,但当那快美难言的瞬间即将到来的时候,她心魂俱荡,大张着口,发出一声长长的舒畅的欢吟。

        同自己梦寐以求的女郎第一次交欢,性兴奋的反应异常强烈,就在韩婷庭性高潮时阴道剧烈的抽搐中,阿刘也忍俊不住,痛快的将精液灌入梦中情人的身体深处。

        阿刘并沒有马上将阴茎褪出韩婷庭的阴道,他温柔的从凯智怀里抱起女孩香汗淋漓的酥软玉体,慢慢躺倒在柔软的沙发里。凯智拉着明慧的小手,迫不及待的跑进了卧室,两人都被刚才的春宫表演勾起了熊熊欲火,门都来不及关上,就翻磙在一起。

        韩婷庭从极度快感的眩晕中慢慢清醒过来,当她看到阿刘正微笑着注视自己的时候,忙羞涩的把头枕在阿刘的肩上,突然她吃惊的发现阴道里居然还插着肉棒,而且依然又粗又大。

        「你……刚才沒……沒到……」韩婷庭羞答答细声道。「到了,已经全部给了你了,」阿刘故意又抽动几下,「我射完精后,有时还能保持一会儿,你喜欢这样吗」 「喜欢,真的好喜欢,」韩婷庭又羞又喜道,「我先生每次都一下子就变小了……」韩婷庭越说越不好意思起来。

        「是这样的,」阿刘微笑道,「每个男人都有一些不同的,你方才也看到了,我太太的下面同你的差別都很大呦,是不是」韩婷庭娇羞的点点头,正说着,突然传来一声声女性快活的呻吟,韩婷庭这才想起自己的丈夫同刘太太都不在这里,「是他们吗」

        「是他们,」阿刘点点头,脸上浮出一丝诡臆的笑容,「看来他们玩的好开心呵,」看到韩婷庭妩媚的大眼睛里流露出强烈的好奇,他悄声道,「我们去看一眼」 阿刘同自己那心照不宣的默契令韩婷庭心中感到一阵温暖,这时,阿刘的阴茎开始萎缩,被女孩紧缩的阴道排挤了出来,「啊,它小了,」韩婷庭怜惜的叹了一口气。

        「一会儿再给你,好不好」阿刘笑迷迷的望着韩婷庭俏丽的脸颊,把她拉起来。 韩婷庭心中甜丝丝的,「你抱我过去,」她撒娇的撅起小嘴,「我被你害的走不动了。」

        韩婷庭娇憨的样子可爱极了,阿刘简直要被她迷死了,「当然可以,我的小天使,」他拦腰抱起韩婷庭的玉体,一边吻着她的樱唇,一边悄悄的熘到卧房的门口。

        明慧跪伏在床边,凯智站在她身后,正大力抽插着,随着阴茎快速的进出,阴囊有节奏的击打在阴唇上,发出清脆的「叭叭」声,淫液从阴道里被挤压的飞溅出来,涂满了明慧的大腿内侧,也浸润着凯智的阴囊,泛着一层淡淡的反光,不一会儿,凯智又把明慧的玉体翻转过来,用正常的姿势交欢着,每一次的抽动,明慧都发出快活的呻吟……

        韩婷庭还是头一次看到男女性交的现实场景,不禁面红身热起来,她紧紧搂住阿刘的脖颈,将发烫的面颊贴近阿刘的的耳边,腻声道,「我们回去吧,好不好」 阿刘更是求之不得,抱着她回到厅里,「去那里」韩婷庭将阿刘引进书房,书房里摆着一张清新的布艺沙发床,两人相拥着倒了上去。

        韩婷庭主动的捧着阿刘的脸庞,深深的接吻起来,舌尖热情的互相缠绕着,赤裸裸的身体交叠在一起。 阿刘温柔的抚摸着韩婷庭湿润滑腻的阴唇,手指左右摆弄着她隆起的阴蒂,还不时的按捏一下,这种新鲜的刺激令韩婷庭更兴奋了。

        她一边呻吟着,一边握住阿刘刚刚开始勃起的阴茎,熟练的套弄着,等到阴茎完全硬起来时,韩婷庭爬起来,骑在阿刘的身上,把坚挺的肉棒对准自己的阴道口,迫不及待的坐下来,「扑哧」一声,将肉棒完全吞了进去。被充满的感觉永远是最美妙的,韩婷庭快乐的呻吟着,身体上下扭动起来。

        阿刘愉快的欣赏着韩婷庭激情的表演,她平滑的小腹随着身体的扭动,挤压出一条深深的皱纹,乌黑的长发飞扬着,阴茎在她的体内一进一出,时而整根沒入,时而半吐而出,丰满的乳房上下跳动着,像一对顽皮的小白兔。

        阿刘伸手握住韩婷庭的双乳,捏揉起来,「啊……」韩婷庭扭动的频率越来越快,她好像一条缺氧的鲤鱼,大口喘息着,清丽的脸颊开始扭曲,「啊……我不行了……抱我…快……」。

        阿刘坐起身来,双手托住韩婷庭圆润的臀部,嘴则大力吸吮着她的乳头,「我…要…死…了…快……快点呀……」韩婷庭放纵的呻吟起来,头拼命的向后仰着,「啊……」随着韩婷庭一声长长的尖叫,她全身的肌肉一瞬间绷的紧紧的。

        阿刘的阴茎清晰的感受到女孩阴道肌肉高潮时阵阵的剧烈收缩,「啊……真舒服啊…」在韩婷庭愉悦的叹息声中,她的身体慢慢瘫软下来,她搂着阿刘,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,俏丽的脸上呈现出极度满足的神色。

    阿刘继续抽动着,很快就将精子再次射进韩婷庭的体内。两人相拥着躺在一起,愉快的享受着性高潮的馀韵。韩婷庭伸手玩弄着阿刘软绵绵湿漉漉的阴茎,突然发现凯智和明慧笑眯眯的站在门口。

        「老公,」韩婷庭羞涩的爬起身,怯滴滴问道,「你们……什麽时候过来的……」明慧刮了一下韩婷庭晕红的脸面,调笑道,「我们过来很久了,你们俩玩得好投入好激情耶,真是如鱼得水啦!」 韩婷庭又羞又窘,忙钻进丈夫凯智怀里。

        「你们更会玩啊,还不停的变换花样呢,」阿刘一边说笑着,搂住太太,「玩的开心吗」「开…心…」明慧大方的吻了一下凯智,看着韩婷庭故意拉长音调说道。 「下次,大家在一起玩,比赛一下,看看谁玩的更刺激,花样更新潮!」凯智吻着爱妻的脸颊,笑着对阿刘提议道。「好啊!」明慧抢着应承下来。

        「真看不出,你原来这麽坏!」韩婷庭娇羞的捶打着阿刘的胸脯,「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,是不是」阿刘拍拍韩婷庭圆圆的屁股,凑到她的耳边,吹了一口气。韩婷庭忙推开阿刘,「去你的…,」她沖着阿刘顽皮的伸伸舌头,「你们一样的坏!」

        阿刘夫妇刚刚离开,凯智就抱起韩婷庭沖进书房,疯狂的和她做起爱来。 韩婷庭被丈夫的激情所感染,再次鼓起了性欲。就在凯智的精液喷泄出来的时候,韩婷庭也迅勐的到达了巅峰。

        韩婷庭伏在凯智宽厚的胸膛,似笑非笑的道,「智哥,你好久沒有这麽热情了,是不是被刘太太吸引的」「是你啊,我的好婷庭!」凯智深情的梳理着爱妻的长髮,「看到你和阿刘玩的那麽开心,我很兴奋,很想很想和你做爱。」

        韩婷庭捏玩着丈夫的睾丸,幽幽道,「我的身子已经被別的男人玩过了,你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爱我啊」「不会。」看到凯智郑重其事的样子,韩婷庭脸色顿时暗淡下来。「好婷庭,好老婆,我会比以前更加爱你!」凯智微笑着吻着韩婷庭的脸颊。

        「智哥,爲什麽你喜欢我和其他男人做爱呢其实我只要你就足够了。」韩婷庭不解道。「婷庭,」凯智搂着她,轻声道,「生活的意义就在于体验,我们应该不断的追寻新的刺激来丰富我们的人生,爱情同性是两回事儿,不能爲一棵树而失去整个森林,」

        他顿了顿,继续道,「你和阿刘做爱时,是不是感觉到一种新鲜的刺激」韩婷庭羞涩的点点头,「所以说,每个人都是不同的,他的思想,他的身体都可以给我们一种全新的感受。就象吃不同的食品,穿不同的衣服,性爱体验其实也是一样的,是不是」

        凯智的一番话令韩婷庭深深信服了,她倚在丈夫怀里,含情脉脉道,「智哥,我听你的。」凯智抚摸着韩婷庭的阴唇,道,「婷庭,你真是太完美,男人沒有一个不被你的魅力所倾倒,你知道吗,我心里是多麽的自豪!我的心只爱你一个人」

        韩婷庭幸福的微笑着,「智哥!」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